前沿观察“最愚蠢的事情”:埃隆·马斯克不把氢作为能源储存的工具

特斯拉(Tesla)首席执行官埃隆•马斯克(Elon Musk)重申了他怀疑氢在向未来更可持续的转变计划中所扮演的角色,称它是“我能想到的能源存储方面最愚蠢的事情。”

在周二的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未来汽车峰会(Financial Times Future of the Car summit)上,马斯克接受采访时被问及,他是否认为氢有助于加速改变摆脱化石燃料。

“不,”他回答说。“我已经强调很多次了——我被问及氢的次数可能超过了100次,甚至有200次,”他说。“重要的是要明白,如果想要一种储能方式,氢能不是良选。”

马斯克进一步阐述了自己的观点,他接着表示,储存液态的氢需要“巨大的容器”。他说,如果要以气态形式储存,就需要“更大”的容器。

国际能源署(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)将氢描述为“多功能能源载体”,氢的应用范围广泛,可以应用于工业和交通等部门。

2019年,国际能源署表示,氢气是“储存可再生能源的主要选择之一,若是储存电力数天、数周甚至数月,氢气有望成为成本最低的选择。”

总部位于巴黎的国际能源署补充说,氢和氢基燃料都能够“从可再生能源——从太阳能和风能资源丰富的地区,如澳大利亚或拉丁美洲,长距离运输能源到数千公里外能源匮乏的城市。”

几年前,在世界汽车新闻大会(Automotive News World Congress)上,当记者们讨论这个话题时,马斯克就称采用氢燃料电池“极为愚蠢”。

2020年6月,他在推特上写道:“燃料电池=愚蠢的销售”,同年7月又补充说:“氢电池是一场愚蠢的销售,毫无意义。”

他对英国《金融时报》表示:“这在地球上不会自然发生,所以你要么必须用电解分解水,要么必须裂解碳氢化合物。”

“若是裂解碳氢化合物,这并没有真正解决化石燃料的问题,且电解的效率很低。”

如今,大部分氢气的生产都是基于化石燃料。另一种生产方法包括电解,用电流将水分解成氧和氢。

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使用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,如风能或太阳能,那么一些人称之为绿色或可再生氢。

“电解的效率……很差,”他告诉英国《金融时报》。“所以你真的要花很多精力……分解氢和氧。然后你必须分离氢和氧,并对其加压——这也需要很多能量。”

“如果你必须液化……氢气,哦,我的上帝,”他继续说。“制造氢气并将其转化为液体需要的能量惊人。这是我能想到的关于能量储存最愚蠢的事情。”

马斯克可能对氢在能源转型中的作用不以为然,但其他有影响力的声音则更为乐观。其中包括美国国务院负责能源转型的副助理国务卿安娜·施皮茨伯格(Anna Shpitsberg)。

在最近的一次小组讨论由CNBC哈德利赌博,施皮茨伯格称为氢“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,各种各样的其他来源…因为它可以巩固核,它可以支撑气体,它可以支持可再生能源,它可以清洁的所以可以CCUS(碳捕获利用和储)。”

另外,高盛(Goldman Sachs)欧洲、中东和非洲地区大宗商品股票业务部门负责人米歇尔•德拉维尼亚(Michele delavigna))2月份强调了他认为氢能将在未来发挥的重要作用。

德拉维尼亚认为:“我们需要一种像天然气一样的东西,尤其是能控制季节性和间歇性,那就是氢。”他还将氢描述为“一种非常强大的分子”。

德拉维尼亚说,关键在于“生产时不排放二氧化碳”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谈论绿色氢,我们谈论蓝色氢。”

蓝色氢是指使用天然气(一种化石燃料)产生的氢,在捕获和存储过程中会产生二氧化碳。关于蓝色氢在脱碳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,一直存在激烈的争论。

“无论是电解还是碳捕捉,我们都需要以一种清洁的方式产生氢气,”德拉维尼亚说。“一旦我们有了它,我认为我们就有了解决方案,有一天,它可能至少占全球能源市场的15%,这意味着……每年它将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市场。”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

+ There are no comments

Add yours